<label id="ase7x"></label>
<label id="ase7x"><track id="ase7x"></track></label>

<button id="ase7x"><object id="ase7x"></object></button>

    <em id="ase7x"><acronym id="ase7x"></acronym></em>
    <button id="ase7x"><object id="ase7x"></object></button>

    <em id="ase7x"><acronym id="ase7x"></acronym></em>
    <rp id="ase7x"></rp>
    
    <progress id="ase7x"></progress>
  1.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圍觀高考作文 安徽高考作文最奇葩最難寫

    瀏覽次數:615   更新時間:2018-04-19
        如果你在6月7日這一天上網,會發現,無論網站、微博還是微信朋友圈里,大家都在討論幾個看上去風馬牛不相及的題目——“深入靈魂的熱愛”“范兒”“蝴蝶的翅膀有沒有顏色”……

       這些題目,看上去無關當下重大時政,卻與942萬報名參加高考的學生前途緊密相連。因為這些,就是今年一些省份的高考作文題。

      在當下移動互聯網時代,作文與社會的互動更為密切,全民圍觀作文,高考作文已成為獨特的社會現象。

      統一與自主:千姿百態的話題

      “一位孩子對父親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打電話的行為報了警,請以此為話題寫一封信”(新課標全國一卷);“誰更具風采”(新課標全國二卷);“假如我與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北京卷)……

      這些題目,有的是幾省份考生共用,有的是一省份考生獨享。自恢復高考至今,出題方式的變化,影響著高考作文題“統一與自主”的變遷。以2015年為例,全國31個省區市,共用15套試卷,也就有了15套不同的作文題。

      2000年以前,除上海于1985年開始自主命題外,全國其他地區均采用統一試題。于是每一年高考,大家關注的只有一個關鍵詞,而不像如今這樣五花八門。但2004年之后,高考命題呈現“全面開花”局面,許多省份開始獨立命題。

      分久必合,隨著高考改革的推進,考題的多樣性又開始縮減。今年,共有18個省份采用了全國統一卷。教育部部長袁貴仁此前表示,明年將再增加7個使用全國統一卷的省份。而高考作文題也將由近10年來的“百花齊放”,逐步回歸“一枝獨秀”。

      與全國卷不同,各省份自主命題的作文更具特色。從形式上看,全國卷一與全國卷二均是材料作文,而其他各省除了采用相似的材料體,也有如天津卷的“范兒”、福建卷的“路”、江蘇卷的“智慧”這樣的話題作文,甚至還有北京卷的“假如我與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深入靈魂的熱愛”這樣的命題作文。

      話題的內容同樣多姿多彩。

      上海卷的“造就和諧自我”探討著內心的柔軟與堅硬,意在培養孩子們的精神和諧;四川卷的“老實與聰明”考察學生對兩種既相關聯又有所對立的價值觀的認識;湖北卷的“噴泉與泉水”則引導考生關注“默默無聞地沉淀,才能蓄勢待發光芒四射”的哲理。這些不同的作文話題,卻又都反映了“理性與思辨”。

      對于同一個省份來說,自主命題的歷年高考作文,有的具有一貫的風格,有的卻又隨時代的發展而改變。

      例如,“注重思辨、富有哲理”是浙江自主命題以來始終保持的風格。今年的“文章與人品”,關注著作品的格調趣味與作者人品是相連還是背離的思考。而在10年前,“一枝一葉一世界”的話題引申出“尋常細微之物常常是大千世界的縮影,無限往往收藏于有限中”的感慨;2006年,“生無所息/生有所息”讓人反思著自己作息時間的安排?!靶凶咴谙胖小?2007年)、“角色轉換之間”(2010年)、“門與路”(2014年)……這一切都充滿相似性。

      與浙江卷不同,北京卷更喜歡“接地氣”的現實關懷。2015年,不論是小作文“首都不文明現象”,還是大作文“假如我與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深入靈魂的熱愛”,都有對現實社會的關注。往前追溯,2012年“火車巡邏員的故事”、2011年“如何看待乒乓球賽中國奪冠”、2006年“北京的符號”,都體現著作為一個中國人、作為一個北京市民,對國家大事或身邊小事的關心與思考。

      傳統與現代:作文命題的脈動

      年年高考,作文題目總能成為社會熱議的話題。而在每年的題目背后,又總能隱約現出社會發展的痕跡與脈絡。畢竟,文藝不能脫離時代和社會而成為空中樓閣,“文章合為時而作”也一直是中國自古以來的文學傳統之一。

      比如,在恢復高考制度之前的1952-1977年,高考作文題目中的時代特色就極其鮮明,比如1953年的“一個你熟悉的革命干部”,1960年的“我在勞動中受到了鍛煉”,1965年的“給越南人民的一封信”,等等。進入改革開放時期,高考作文也經歷了“去政治化”的過程,轉而更注重對學生思維能力、語言表達能力和個性化的考察。今年高考,各地的作文命題,同樣顯示出這樣的特點。

      作為價值理念的重要載體,今年,多地的作文題目突出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比如,北京卷的“假如我與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題干中的英雄人物,雖然在時間上跨度極大,但都是“為了祖國,為了正義,不畏艱險,不怕犧牲的人”,比如岳飛、林則徐、鄧世昌、趙一曼、張自忠、黃繼光、鄧稼先等。

      但同時,他們又不是臉譜式人物,在英雄行為的背后,也有“不乏兒女情長,有普通人一樣的對美好生活的眷戀”的一面。既看到英雄令人欽佩的一面,也看到他們作為普通人的一面,這種做法,也體現出命題思路的轉化——更加尊重人性、尊重個人,包容考生的多樣性和個性。

      對人生多樣性的尊重和突出,同樣是多地命題的切入角度。高考的考生大多十七八歲,正是“走到人生轉折路口”的年齡。在這個年齡、這樣重大的人生場合,設法激起他們對人生道路的思考,寫下自己的答案,恐怕也是很多命題者的初衷之一。

      例如,北京的另一道作文題,就是“靈魂深處的熱愛”;上海的命題則更有哲理,讓考生思考生命中的“堅硬”與“柔軟”;天津的考題,則點出了不同的人、不同的職業、甚至是不同民族的行為方式和思考方式,即所謂的“范兒”,讓考生寫出自己心中認可的方式。

      雖然選擇不同、價值觀不同、人生道路不同,但同樣享有人生出彩的機會,這本身就是“中國夢”的包容性內涵之一。這一主題,在新課標二卷的命題中體現得更為充分:前沿科技工作者、基層技工和在微博上展示各地美景的攝影師,雖然人生道路不同,但都是“當代風采人物”,身上各具生命的美感與質感。

      在時代脈搏背后,今年的高考作文,也在用不同的方式“致敬傳統”,喚起從考生到社會范圍的對傳統文化的思考與重視。

      比如浙江卷的“文章與人品”,就是傳統文學中經常被討論的范疇;廣東卷的“感知自然的不同方式”,也體現出中國傳統文化中重要的“天”與“人”的問題。而山東卷中給兒子指點迷津的父親以及重慶卷中讓公交車等一等母親的兒子,也以不同的方式,喚起考生對“家庭倫理”這一中國傳統話題的思考。

      同時,高考作文一直以來重視的辯證思維,事實上也是中國傳統文化中重要的一支。

      四川卷對“老實與聰明”的辯證思考,福建卷對“走路的人和走出的路”的闡釋,廣東卷對“遠與近”的剖析——一個個看上去相對立的范疇,其中都有相互依存與轉化的內核,更有學理與實踐的推演。

      點贊與吐槽:作文引發的狂歡

      高考作文題并不是高三畢業生的專利,無論畢業多少年,都阻攔不了許多人關注高考作文,甚至親自上手寫一篇的沖動。例如,教育部原新聞發言人王旭明,就上海卷和北京卷分別寫了篇作文,引來不少網友點贊。

      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副教授駱峰回憶說,自1977年高考恢復以來,高考作文一直受到社會關注,并逐漸演化成了一種文化現象。近年來,隨著微博、微信的火爆,“80后”“90后”們的“神評論”,引發了范圍更大的“語文狂歡”。

      今年的“神評論”纏上了娛樂圈。天津卷的“范兒”,被聯想到了演員范冰冰,因為不久之前,她與男朋友李晨高調宣布戀情時,李晨稱她為“小范兒”;而浙江卷的“文章與人品”,更是被調侃為出題人是馬伊俐——演員文章的妻子。

      作文材料通常百字以內,但是一個字、一個詞,都可能引爆沸點。山東卷一公布,“肉豆須”成了熱詞。無數網友在微博里問:什么是“肉豆須”?甚至還有網文專門分析“肉豆須”。

      高考作文為什么能年年讓輿論“炸開了鍋”?用網上的段子來回答:“這是我們現在唯一還看得懂的東西?!彪m然有些調侃意味,但也有幾分道理。

      “作文哪個好,哪個不好,哪個有意思,大家能插得上嘴,說得上話?!北本┐髮W中文系教授溫儒敏說。當然,除此之外,溫儒敏認為深層次的原因是,語文學科更具有廣泛的社會性,而作文更是對社會熱點和內心思考的表達,因而容易引發全民關注。

      分析網絡輿情,不難發現,人們對高考作文的關注,有內容層面,更有技術層面?!叭藗儗夹g層面的關注更多。高考是選拔性考試,題目必然要進行一番巧妙的設置。人們很愿意發掘出題人的興趣、思路?!瘪樂逭f。

      高考作文出自哪兒?這是人們最感興趣的話題之一。今年的新亮點是,出自微博。重慶卷的作文試題很快被網民扒出了出處——網友“竹林瀟瀟82”在2013年發布的一條微博。同樣來自微博的還有新課標全國一卷,女兒舉報爸爸的素材,源自5月8日湖北高速交警發布的真實案例。

      當然,有的地方還是沿用了傳統來源。山東卷里的那根讓網民搞不太懂的“肉豆須”,出自作家林清玄的《無風絮自飛》一文。

      給各地作文題貼上標簽,也是網民們最喜歡的方式。網上盛傳的“2015中國高考作文難度排行榜”,將各地題目分為地獄、噩夢、困難、一般等級別。在新浪網進行的調查里,截至6月7日22時,哪篇作文最“高大上”的投票數超過7萬,花落安徽卷——“蝴蝶翅膀顏色”;哪篇作文最難寫,哪篇最奇葩的投票數都超過3萬,得票最多的也都是安徽卷。

      關于高考作文的狂歡仍在繼續,僅在新浪微博上,與“高考作文”一詞相關的微博就有近1800萬條。全民參與討論作文的盛況,將會在網上以數字的形式長久留存,也將被一代人所銘記。